大和天下心水论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大和天下心水论 >
“我真是鬼迷心窍瞎了眼啊!” 痴情空姐被情夫出卖成阶下囚
发布日期:2021-09-14 22:27   来源:未知   阅读:

  2009年2月12日,国家开发银行企业局风险管理处副处长胡汉成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此时,胡汉成的情人兰筠含泪坐在开往吉林老家的火车上。这位高挑俏丽的空姐手里攥着一份两天前从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领到的判决书,她因包庇胡汉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在情人节即将到来的日子里,兰筠要回到生养她的农村。而在这之前的整整8年里,她的情人节一直是陪伴胡汉成度过的。这个痴情女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她用最美好的青春苦苦等待了8年的爱情,她用坚贞的爱情和女人的痴情苦苦为情夫开脱,她不惜冒着坐穿牢底的风险把所有罪责全部揽到自己身上以保住贪官情夫,却最终被情夫出卖了。正是那个她深深爱着的胡汉成,在关键时刻把她推下深渊,让她成为阶下囚。在身陷囹圄6个月之后,兰筠终于被法官判处缓刑。那一刻,兰筠终于说出了她的心里话:“为这样的男人顶雷担罪,我真是鬼迷心窍瞎了眼啊!”

  2000年5月的一个周末,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空姐兰筠像往日一样在登机口迎接乘客,她一如既往地微笑着用职业的口吻对每一个乘客说着:“您好,欢迎您乘坐本次航班。”就在舱门即将关闭的时候,最后一位满脸潮红的乘客气喘吁吁地跑来,嘴里还带着酒气。这个30出头的小伙子是兰筠非常熟悉的一位乘客,一向行为儒雅,一副政府官员的做派,没想到这次却是一身酒气。对方显然也认出了兰筠,冲进舱门的时候爽朗一笑说:“不好意思的啊小石,来晚了,新疆的朋友太热情了。”

  作为空姐中的佼佼者,兰筠面容姣好,身段修长,一颦一笑都有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尽管每天都会接触很多乘客,但都是匆匆过客,很少能有人让她记住。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兰筠经常遇到这个儒雅帅气的小伙子,每次都特别灿烂地看着自己笑。小伙子每次都是西装革履,显得很有朝气也很有文化。兰筠注意到,每次到客舱后,这个小伙子都是拿出一摞厚厚的资料,聚精会神地阅读,往往在飞机落地的时候,都是兰筠提醒他收起桌板时,他才突然回过神来,朝着兰筠感激地一笑。往返几次之后,他们面熟起来,但互相并没有更多的交流。这次,善解人意的兰筠看到他满身酒气,刚关上舱门,她就端了一杯水给小伙子送去。小伙子连忙道谢,兰筠灿然一笑就开始忙自己的工作了。起飞后例行分发盒饭,兰筠在将盒饭递给那个小伙子的时候,她抽回的手里多了一张名片,兰筠脸上微微一红,连忙把那张名片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回到操作间,兰筠拿出名片一看,上面赫然写着:胡汉成,国家开发银行企业局副处长。

  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小伙子竟然官至国家开发银行的副处长,令兰筠怦然心动。她神差鬼使地在一张纸条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在送水的时候压在了水杯下面交给了胡汉成。飞机到达北京之后,兰筠很快接到了胡汉成的电话,邀请她一起共进晚餐,但矜持的兰筠还是婉言谢绝了,毕竟她认为留个电话只是出于礼貌而已。此后,尽管两人见面依然像老朋友一样打招呼,尽管兰筠对胡汉成颇有好感,但她并不了解胡汉成的底细,所以不敢贸然接受一个陌生男人的邀约。

  兰筠的同事们得知后,责怪她不会抓住机遇:“你那个胡处长可是个绩优股啊,在国家级的银行想升官发财还不容易啊?用不了几年就会成为京城高官,你不赴约太不给人家面子了,那可是超级钻石王老五啊,放着官太太不当,你难道一辈子在天上飞来飞去伺候人吗?”姐妹们的一番线岁的兰筠开始牵挂起胡汉成来。想想也是,自己身边的空姐很多都是在工作中认识了乘客,继而成就美好姻缘的。姐妹们的老公大多是一些生意人,而像胡汉成这样年纪轻轻的京城官员,还是凤毛麟角。兰筠不禁有些心动,毕竟自己的年龄早该谈婚论嫁了。

  2001年的情人节,在胡汉成的多次邀请之后,两人坐在了北京一家西餐厅里。除了浪漫的玫瑰、巧克力、烛光晚餐,还有胡汉成的一番真诚表白。通过这次交流,兰筠得知胡汉成1966年2月18日生于湖北,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国家开发银行,仅用了10年的时间便荣升副处长,手握国家重大开发项目的贷款批复大权。胡汉成之所以最近一个时期频繁往来于北京和新疆,是因为国家开始实施西部大开发建设,其中最大的一项重点工程是西气东输,也就是建成连接新疆塔里木至上海的全长4167公里的输气管线。这条西气东输工程需要国家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建设,胡汉成负责到新疆指导和审查这个项目的贷款,他在飞机上看的那些材料全是企业提供的申请贷款的资料。

  在烛光闪耀中,胡汉成把玩着酒杯说:“上百亿的资金都要从我手里过,我手一松就能批出去十几亿,这可是国家的大项目,不能不慎重啊!”当兰筠得知坐在她对面的这个比自己大6岁的帅哥,竟然手握上百亿贷款审批大权时,她一颗年轻的心便狂跳不已。多年当空姐的经验告诉她,这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成功男人。在那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兰筠几乎把她所有学到的礼仪发挥到了妩媚的极致,并且毫无保留地对胡汉成说:“我老家是吉林农村的,我高中毕业后考上了空姐,这些年来我一直单身,到现在还没碰到我的真命天子!胡哥,你一定帮妹妹选个好对象,就按照哥哥的标准找!”

  兰筠温柔地把“按哥哥的标准找”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更让胡汉成觉得突然遇到了善解人意的知音,他顺口对兰筠说:“那就找我呗,我喜欢你很久了,不然我也不会在情人节邀请你共进晚餐的。”胡汉成的这句表白让兰筠感动不已,自己苦苦寻求多年的爱情,在这个情人节里突然降临了,她被突如其来的爱情击中了。一场邂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演变成一场轰轰烈烈的空中绝恋,兰筠迅速与胡汉成同居了。而胡汉成再去新疆乘坐飞机时,自然每次都约好乘坐兰筠值班的航班。两人在飞机的操作间里闪电般飞快的轻吻,都能让兰筠回味许久。

  对于兰筠而言,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不但是她目前最重要的任务,也是她乡下父母最焦心的事情。自从与胡汉成同居之后,她用全部的身心爱着他。而看着胡汉成疲惫地往返北京和新疆之间,她又快慰又心痛。快慰的是能够经常与胡汉成在乌鲁木齐和北京两个地方双宿双飞,心痛的是胡汉成又要工作,又要挤出时间陪伴自己太辛劳。从2002年开始,随着西气东输工程进入贷款的办理阶段,胡汉成来往于北京和新疆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而此时的兰筠一直被一种兴奋和痛苦包围着、折磨着。有时候飞机起飞前,兰筠经常幻想胡汉成会突然出现在舱门口。她从来没有这样渴望见到一个男人,她觉得只要能跟胡汉成在一起,她就是快乐的。当然,兰筠知道胡汉成并没有出差,可她忍不住思念着他,此时的胡汉成早已占据了兰筠全部的身心。

  从2002年开始,随着西气东输工程进入贷款的办理阶段,胡汉成来往于北京和新疆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而此时的兰筠一直被一种兴奋和痛苦包围着、雷锋心水高手坛,折磨着。有时候飞机起飞前,兰筠经常幻想胡汉成会突然出现在舱门口。她从来没有这样渴望见到一个男人,她觉得只要能跟胡汉成在一起,她就是快乐的。当然,兰筠知道胡汉成并没有出差,可她忍不住思念着他,此时的胡汉成早已占据了兰筠全部的身心。2002年的情人节之后,与胡汉成久别重逢的兰筠接到胡汉成的电话,让她落地后到朝阳区亚运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她。兰筠忐忑不安地来到亚运村一个高档小区之后才知道,为了让兰筠在北京有一个固定住所,胡汉成在房价很高的亚运村租了一套两居室的高档住宅,他让兰筠去是签租房的合约。在首都北京生活,成为京城高官的夫人,这毕竟是很多人的梦想啊!现在这个梦离自己越来越近,兰筠岂能不怦然心动。

  兰筠兴奋地搬进了新房,他们度过了爱情生活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更重要的是,兰筠早已无法忍受两地分居的日子,为了和胡汉成朝夕厮守,兰筠毅然决然地辞去了空姐的工作,专心在北京陪伴胡汉成,期望早一天成为胡汉成的新娘。但是,令兰筠感到不解的是,在与胡汉成同居之后,胡汉成却经常借口出差和加班,很少与兰筠同居,而且即使在一起的时候,胡汉成接电话也有意避开自己。一天,在胡汉成与别人的电话中,兰筠竟吃惊地听到胡汉成早已结婚生子。顿时,兰筠的心仿佛被扔进冰窖之中。虽然兰筠爱胡汉成,但她不能容忍他欺骗自己,尤其是他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还与自己同居。兰筠一边流泪一边撕扯着胡汉成说:“你不该欺骗我,你要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在兰筠的啼哭和打闹中,胡汉成也眼泪汪汪地对兰筠说:“我的婚姻很不幸,我跟妻子没有共同语言。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着真爱。自从认识了你,我就离不开你了,我会尽快离婚,给你个名分。”兰筠见胡汉成这样真诚地对待自己,也就释然了。此后,她悄然搬离了胡汉成为她租下的豪宅,另租了一个一居室住下来。一个女人在委身于一个心仪的男人时,开始的时候可以只讲感情不求婚姻,但感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她最希望得到的同时也是已婚男人最无法给予的,其实就是一个名分,这个名分不是情人而是“妻子”的称谓。在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兰筠认真地说:“我给你一段时间,如果你不能离婚的话,我不能给你做一辈子情人。”而事实上,兰筠很难理智地选择与胡汉成分手,一是兰筠辞去了空姐的工作,再也回不去也不想回新疆去;二是兰筠在北京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无法独立生活,全部的生活开销除了靠她以往的积蓄,还需要胡汉成的帮助。

  每一段感情都有延续性,不可能割裂一段感情马上重新开始,尤其是需要优裕生活而又依附于胡汉成的兰筠,没有足够的能力重新选择一种新的生活。豪车、豪宅以及豪奢的生活,都是兰筠所需要的。如果来自农村的兰筠从来没有经历过当空姐时挥金如土的畅快,她可能会安贫乐道,但她毕竟曾经拥有过,同时还拥有了她所深爱的胡汉成,这都是她无法割舍的。兰筠选择了接受现状,而这个错误的选择导致了后来的悲剧。等冷静下来之后,兰筠深情地对胡汉成说:“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决不会给你制造麻烦。我爱你,决不是因为你手握审批贷款的大权,也不在乎你当不当官,我一不爱钱二不爱权,只要你对我好,我永远不会向你提出任何非分的要求。”对兰筠的这一番表白,胡汉成也异常感动,他说:“我虽然不能正大光明地娶你为妻,但你是我的人了,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情话绵绵中,兰筠被这虚妄的誓言陶醉了,她没有决绝地离开胡汉成,而是甘心情愿在地坠入了情网。此后,兰筠像掉进温水里的青蛙一样,在胡汉成身边一待就是8年,直到检察院找上门来,她依然没有从这个虚妄的梦中醒来。

  包养一个空姐当情人不仅仅需要男人的魅力,更需要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仅靠胡汉成的工资收入,连他一个人的开销都不够,何况还要按时往家里交钱。自从兰筠辞职来到北京之后,胡汉成明显地感觉到金钱的压力,在捉襟见肘之中,聪明绝顶的胡汉成不需要用脑子就可以想到来钱的门路:权钱交易!虽然胡汉成官职不高,但手握数亿元贷款的审批大权,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得到这些贷款,而审批贷款得到好处也是不用动脑子就知道的“潜规则”。问题的关键是,胡汉成看不上十万八万那点小钱,要玩就要玩大的,而且要做得天衣无缝,必须要有靠得住的人才能操作。第一个靠得住的人在2002年秋天及时出现在了胡汉成的视野中,他叫李向军,时任河南中原气化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为了承建西气东输河南段的建设,河南中原气化公司向国家开发银行提出贷款,而胡汉成担任贷款项目评审小组组长、评审报告执笔人。两人在办理业务时脾气比较相投,交情很好。

  国家开发银行发放贷款主要有四个环节,其中项目评审是决定企业能否获得贷款的重要环节。胡汉成多次担任相关贷款项目评审小组组长和评审报告执笔人等职务,可谓大权在握。李向军开出的条件令胡汉成大为心动:“你找一家中介咨询公司,搞一份咨询协议,我们公司可以此为名目支付600万元咨询费,钱到账后咱俩人平分。”胡汉成想,一笔钱两头牵着两个具体操作者,而两人得到如此巨款当然打死都不说,那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了。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立即称兄道弟起来,李向军还趁机让自己的孩子认胡汉成当了干爹。

  下一步就是找一个能够签订合同的公司了,胡汉成唯一的办法是自己注册公司暗箱操作。胡汉成是国家开发银行的处长,明目张胆地注册公司显然不妥;想用兰筠的名字注册公司,但兰筠的户籍在新疆,也不妥。这点事当然难不倒胡汉成,他脑瓜一转,想到另一个人。这第二个靠得住的人叫任和生,胡汉成在湖北老家时私交最好的高中同学,现在是北京一家画廊的老板,也是比自己仅仅大3天的好兄弟。于是,胡汉成找到了任和生,开门见山地说:“大哥,我女朋友要成立一家咨询公司,没北京的身份证,用我的不合适,我用一下你的身份证吧。”

  多年的好兄弟相求,任和生想都没想就把身份证交给了胡汉成。胡汉成很快注册了北京天中兰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直到公司成立后,任和生才知道自己是公司法人,但他并没有当回事。2002年11月20日,国家开发银行与河南中原气化公司签订贷款合同,金额为2.8亿元。2003年6月24日,国家开发银行与河南中原气化公司控股子公司签订贷款合同,金额为9.3亿元。在这两笔贷款审批过程中,胡汉成担任贷款项目评审小组组长、评审报告执笔人。

  贷款审批之后,李向军向公司提出,这两笔贷款是通过一家中介公司的介入才办得如此顺利的,需要支付中介公司600万元的中介费用。大家心知肚明里面的“潜规则”,李向军的提议被顺利通过。于是,胡汉成拟订了一份北京天中兰德资询有限公司与河南中原气化公司的咨询协议,由胡汉成盖好章寄给了李向军,上面签的是胡汉成书写的法人任和生的名字,这笔虚假协议的咨询费数额为600万元。事后,依照这个协议,河南中原气化公司支付了600万元“咨询费”,胡汉成得到了其中的300万元。后来,这些钱基本上被胡汉成用于投资房地产和炒股。



Power by DedeCms